当前位置: 深圳新闻网首页> 家庭> 头条

当医生患癌后他们说的话惊醒千万人!

当医生患癌后他们说的话惊醒千万人!

分享
人工智能朗读:

张玲在总结自己患癌的原因时,多次说到“年轻掩盖了好多问题”,整宿整宿地值夜班,夜以继日地忙于抢救病人,累得筋疲力尽,歇一歇就又能拼了。本文参考资料:健康时报网《从癌症医生到癌症病人》、《当肺癌医生自己患上肺癌:我曾被判定活不过100天》《博士医生给自己治肺癌》《肿瘤医生患癌八成治愈 只因多了三道防线》

  医生见惯了重病患者,当他们自己患癌后——

  不要透支自己,健康补不回来

  中国医学科学院肿瘤医院某科室主任张玲(化名)

  张玲几年前曾患乳腺癌,后来又重回岗位并担任某科室主任。

  张玲的乳腺癌是自检出来的。由于多年来一直有乳腺增生的问题,所以她坚持每两个月做一次乳腺自检操。几年前,她摸到了一个小肿块,于是立即做B超等检查,确认后很快就做了手术。

  张玲在总结自己患癌的原因时,多次说到“年轻掩盖了好多问题”,整宿整宿地值夜班,夜以继日地忙于抢救病人,累得筋疲力尽,歇一歇就又能拼了??墒悄炅浯罅?,慢慢就发现补不回来了?!拔胰嗨昕际?,也睡得特浅,脚步声一到门口,马上就醒?!闭帕崴?。同事警告过她“不要透支?!笨梢蛭硖寤购?,也听不进去。在查出癌症前几个月,张玲明显感觉自己体力下降,累,是一种歇不过来的累。中国工程院院士孙燕曾经说过:睡醒了还累就是过劳。

  治癌症无非就这几大法宝:早预防、早发现,早治疗,别害怕,要乐观。通过医生自己的治癌经历,我们希望能再次强调这些方法,并给所有人战胜癌症的信心。

  很多人是被吓死的

  安徽黄山市人民医院胸外科副主任医师 徐林友

  徐林友毕业后一直在黄山市人民医院从事胸外科临床工作,肺癌的外科治疗是其工作重点之一,20多年来,他接诊了无数肺癌患者。没想到,后来肺癌降临到了他自己身上,而且是肺癌脑转移的晚期肺癌患者。

  2017-08-14,我忙完上午的手术,吃完快餐,准备去取修好的汽车,突然全身抽搐、扭曲、晕倒,迷迷糊糊中我就被人推来推去,稍有清醒的时候,我发现我已经躺在CT机上。后来我才知道自己得了肺癌。

  我给癌症病人治疗和做手术有20多年了,生死看得多,现在又有了亲身经历。癌症也并不是那么可怕,其中有三分之一的病人是被癌症吓死的,他们恐惧、害怕。有的病人得知患癌后,精神和意志立即垮了,再高明的医生、再好的治疗方案、再好的药物,都救不活一个“心死的人”。而我坚持乐观情绪,这确实更有利治疗,也是我战胜肺癌的一个原因。

  我虽然笑谈生死,可在治疗上不敢含糊。这么多年来,我一直坚持吃药、放射治疗,虽然副作用很大,头发掉光,全身没有力气,眼角膜充血,可从来没有抵触过。最后经过尝试靶向治疗,成功地战胜了肺癌。

  患癌后不要瞎补!

  武汉协和医院的外科医生 黄韬

  黄韬博士毕业才两个月,就意外收到肺癌诊断书,而且是恶性程度和死亡率最高的小细胞肺癌。这意味着他可能只有3~6个月的存活时间。查阅大量资料后他决定当自己的“主治医生”,为自己做治疗方案。后来又回到了工作岗位。

  有些癌症病人,习惯服用营养补充剂来增强身体抗病能力,但黄韬却从不这样做,因为他知道合理的膳食足够维持能量所需,过多服用营养剂反而易使身体代谢紊乱,即便是维生素和微量元素,过量食用也会带来毒副作用。

  在手术后的康复过程中,黄韬给自己制订了严格的饮食计划:以植物性食物为主,每天食物中的蔬菜、水果、谷物、豆类占2/3以上,多吃具有抗癌作用的胡萝卜、柑橘、蘑菇等。限制肉类食品的摄入量,每天少于90克,植物油用量也控制在每天25克。炒菜少放盐,不吃腌肉、熏肉,滴酒不沾。

  另外,不吃常温下存放时间过长的食物;不吃烧烤、油炸的食物;烹饪时间也不宜过长,以免营养流失。

  家人才是最珍贵的资产

  台湾马偕纪念医院院长 杨育正

  他是产科名医、妇科癌症治疗权威,也是曾两度挣扎于死亡边缘的淋巴癌患者。

  照护妇科癌症病人时,我是勤于查房的医生,我了解病人家属渴望见到医生的心情。生病后,我更常到病房走动,身上带着与他们同样被疾病鞭笞的痕迹,可以用亲身经历去分享、聆听。

  这回住院期间,劳心劳力的佩亲(注:医生的妻子)竟感染了诺罗病毒,严重到上吐下泻,也成了病人,被带到另一个病房隔离治疗。

  佩亲是我生活中最大的支柱,在我病后,尤其感受到她对我的重要性,也才发现她在儿女成家后,如何由空巢期的失落找到重心,让生活丰盈而精彩。

  大半辈子,我们的家庭生活都以我的工作为轴心,她牺牲了自己原本很稳定的中学美术老师的工作,全力成全、配合。然而,我却把自己全数奉献给医院和病人,在可以回家好好“配合”她的退休之前,竟先带了“癌症”回家,把自己和自己的病一并再丢给她。在家庭角色中,男人确实常是自私又脆弱的那一个。

  有时我会向她撒娇:“如果我一直表现良好,退休后能不能让我也加入你的活动?”

  那几天,我们隔着病房,靠电话以言语互通,心里突然有股心酸:我这一生在职场或社会上若有任何可自夸的成就,其实都及不上有一个可以相依偎的老伴儿。

  家人,是人生最珍贵的资产,当人生走到了末端,当死亡近在眼前,你会更加知道──不,不仅是知道,是深刻体会。

?

[责任编辑:孙逊]